• <menu id="y66we"><strong id="y66we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y66we"><strong id="y66we"></strong></menu>
    <menu id="y66we"><strong id="y66we"></strong></menu>
    <menu id="y66we"></menu>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鵬城楷模

    永遠的“帕米爾雄鷹”:塔吉克族護邊員拉齊尼·巴依卡

    “不能讓界碑移動哪怕1毫米”

    拉齊尼離開那天,帕米爾降下了一場小雪,清冷的空氣透著悲涼。

    16年,5840天。帕米爾,是拉齊尼守護的家園。

    拉齊尼的家,在海拔4100多米的木孜闊若通道入口,這里位于帕米爾高原腹地。

    拉齊尼所在的塔吉克族牧民家庭,一共出了13位護邊員。祖父、父親、拉齊尼,他們一代接一代守護著祖國西部邊境線。

    半個多世紀前,紅其拉甫邊防連成立,哨卡建在海拔4300米的帕米爾高原上。

    塔吉克族祖祖輩輩都居住在帕米爾高原,一出生就和牦牛為伴,常年奔波在冰河雪峰間,自然而然地成了邊防官兵巡邏的“活地圖”。

    拉齊尼的爺爺凱力迪別克,是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代護邊員。他告訴孩子們,新中國成立后木孜闊若通道只有三四戶人家,自己那時經常配合解放軍執行任務,戰士們也經常吃住在他的氈房里。

    當時,解放軍交給凱力迪別克一個任務:“不能讓界碑移動哪怕1毫米!”

    “我們人在哪里,邊防線就在哪里,一定要守好!”這句話,凱力迪別克記了一輩子。他要求子孫們謹記在心、代代相傳。

    吾甫浪溝,中巴邊境一條重要通道。官兵在溝里巡邏一趟,要翻越8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達坂,還要80多次蹚過刺骨的冰河。

    軍用地圖上,吾甫浪溝被密密麻麻的“等高線”包圍著。至今,它仍是全軍唯一一條只能騎乘牦牛巡邏的邊境線。穿行這條“死亡之谷”,離不開一個經驗豐富的當地“向導”。

    得知邊防官兵要巡邏吾甫浪溝,凱力迪別克主動請纓當向導。從此,凱力迪別克的子孫們便和紅其拉甫邊防連的官兵并肩巡邏。

    “我的爺爺曾和解放軍一起,用軍馬馱著界碑走了五天五夜,將界碑樹立在吾甫浪溝的點位上?!奔t其拉甫邊防連指導員王立至今不能忘記,拉齊尼聊起這事時臉上的興奮神情。

    1972年,拉齊尼的父親巴依卡正式成為一名護邊員。他一干就是37年,直到疾病纏身,才被迫離開巡邏隊伍。

    37年時光,巴依卡陪伴邊防官兵走遍一座座雪山、一條條深溝,行程3萬多公里,戰友們送他一個美譽:“帕米爾雄鷹”。

    1986年夏天,身患重病的凱力迪別克到了彌留之際,連隊戰友瞞著巴依卡踏上了前往吾甫浪溝的巡邏路。巴依卡得知后,趴在父親床前,流著眼淚說:“阿爸,巡邏隊出發了,我不放心……”

    辭別父親,巴依卡追上巡邏隊伍。

    33天后,巴依卡風塵仆仆趕回家中,父親凱力迪別克已經離世20多天。

    1991年1月,不幸再次降臨。寒冬,巴依卡隨巡邏官兵前往一個偏遠點位巡邏,被風雪圍困整整半個月。一天又一天,望著外面鋪天蓋地的風雪,他牽掛著即將臨產的妻子……

    那一刻,巴依卡并不知道噩耗將如風雪般襲來——因為難產,他的妻子不幸離世。

    母親去世時,拉齊尼只有11歲。從小他跟著父親在邊境線上長大。巡邏路上,父親給他講爺爺巡邊的故事。耳濡目染,拉齊尼總覺得自己身上流淌著為國戍邊的血液。

    2004年,接父親的班,拉齊尼正式成為一名護邊員。

    當時,護邊員不但要掌控邊境信息,還要看護一個物資庫。物資庫位于邊境線附近,兩間地窩子住人,一間存物資,幾個人值一個月班回家休息一天,遇上大雪封山斷糧,只能把紙條綁在狗的脖子上回家報信。

    一年深冬,山上極冷,連續值班的拉齊尼實在待不住了,留下1人值班,他帶著3個護邊員跑回了家。沒想剛到家,就被父親巴依卡一頓責罵,當天就把他“踹”了回去。

    父親說:“你怎么敢把邊境線扔下就下山了?”

    拉齊尼說:“實在太苦了?!?/p>

    父親說:“那我教你抽煙吧,苦的時候可以緩解一下?!?/p>

    后來,為拉齊尼身體考慮,父親勸他戒煙。拉齊尼說:“當初是你讓我抽煙,我不戒!再苦的點位我也能守下去?!?/p>

    2009年,巴依卡被國務院授予“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個人”榮譽稱號,受到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。

    父親受到接見那天,拉齊尼還守在雪山上。他一個人呆呆站在山口,望著北京的方向,許久許久……

    “我把最珍愛的東西交給你了”

    2001年11月,巴依卡帶著兒子拉齊尼,找到了在紅其拉甫邊防連蹲點的喀什軍分區領導,請求把唯一的兒子送到部隊鍛煉。

    那位領導笑著問:“你就這一個兒子,舍得嗎?”

    巴依卡認真地說:“保家衛國是大事,我舍得!”

    兩年軍旅生涯,讓拉齊尼對軍人使命有了更深的認識。2003年,父親身體每況愈下,他放心不下一家人守護的邊境線,選擇了退役。

    2004年,巴依卡最后一次巡邏吾甫浪溝,帶上了24歲的拉齊尼。一路上,巴依卡將自己手繪的“巡邏圖”交給拉齊尼。圖中,他標注了這條溝里的險段、坡度、冰河溫度、宿營點、防衛野狼方法……

    接過父親巴依卡精心繪制的圖,拉齊尼淚流滿面。那一刻,巴依卡的眼睛也濕潤了:“我把最珍愛的東西交給你了,這個棒你要接好?!?/p>

    巴依卡(右一)與官兵在巡邏途中。姬文志、王烈攝

    翌年七一,巴依卡特別高興。因為表現突出,經部隊推薦,塔什庫爾干自治縣縣委組織部門考察,拉齊尼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成為家中第三名黨員。

    “祖國給了我們這么多,為國護邊這條路,我一定要走下去?!崩R尼這樣對父親保證。

    從此,拉齊尼像父親一樣巡邊,他越來越熟悉這里的每一條溝、每一座山。他身上的每一道傷口都是故事。

    那年冬天巡邏,拉齊尼攀爬懸崖,腳趾被尖石割了一道深深的口子。他瘸著腳忍著疼,繼續巡邊。幾天后,腳化膿了,連路都走不成了,他才去醫院治療。

    醫生把拉齊尼罵了一頓:“你們山上的人就是不愛惜自己身體,命都沒了,咋護邊呢?”那天,醫生給他縫了5針,一個多月才好。

    拉齊尼的妻子阿米娜說,只要丈夫出門巡邏,不管什么時候她都把手機帶在身邊,要是深夜就把手機放在枕邊,放心不下就打一個電話;有時候實在受不了那種擔心,干脆就陪著一起去巡邏。

    在帕米爾高原守防,幾乎所有護邊員都患有偏頭疼、關節炎、高血壓……

    阿米娜說,拉齊尼患關節炎已10年,最近幾年腿腳愈發不聽使喚,他甚至會憂心,自己護邊的日子“到了頭”。

    “什么時代了,你還在山里巡邏?”如今,總有人這樣問拉齊尼。

    拉齊尼想起爺爺和父親,堅定地說:“我的家在這里,守護住了國門,就守住了家。對國家忠誠、回報祖國是我們家祖輩的傳統,祖國把邊境線交給我們,我們就要守好她?!?/p>

    “看,那就是界碑?!崩R尼(右)手指著雪山,對身邊的戰友說。姬文志、王烈攝

    一輩子做好一件事,很難,但值得。

    2015年2月11日,拉齊尼來到北京,受到了習主席的親切接見。那天,他向習主席匯報了一家三代愛國守邊的故事。

    2018年,作為護邊員,拉齊尼有了新身份——全國人大代表。為了更好履行職責,拉齊尼經常到牧民家走訪,把大家的心聲帶到兩會上。

    路走得再遠,在他心里,永遠想著家。

    拉齊尼還是喜歡守著那條邊防線,守著他的帕米爾。他的堅守,感染著身邊的親人們。

    巴依卡的侄子加尼丁·居馬江,見到缺少護邊員,中學畢業后就主動報名做了一名護邊員。

    加尼丁和這個家族其他護邊員一樣,忠誠、勇敢、肯吃苦,經受住了暴雪嚴寒、稀薄空氣、崎嶇山路對生命的考驗。

    去年冬季的一天,幾名邊防官兵在巡邏時突遇暴風雪,被困山里。拉齊尼、加尼丁和4名護邊員前去救援。夜里雪下得特別大,什么都看不清。他們就沿著山谷往山上走,跌跌撞撞,走了數小時才找到被困者。

    又經過幾個小時跋涉,被困的官兵終于被成功救回,但是拉齊尼和加尼丁的耳朵都被凍傷了。

    “當時耳朵腫得特別大,像團火在燒,手腳上的皮都掉了,長皮的時候癢得睡不著?!奔幽岫≌f。

    在護邊的日子里,這樣的受傷加尼丁經歷過兩次,拉齊尼則有十幾次之多。

    “一盞一直亮著的燈,你不會去注意”

    再次帶隊踏上巡邏路,上士肖瑤還是習慣性地抬頭,往隊伍前方看了又看。

    以前走在這條路上,隊伍前方的那個人一定是“向導”拉齊尼。

    腳下的路還是那條路,遠處的群山依舊雪白,只是拉齊尼再也回不來了。

    低下頭,想起往昔巡邏畫面,肖瑤鼻頭一酸。

    一個多月前,也是前往同一個點位執勤。出發前肖瑤望著陰郁的天空,憂慮也漸漸漫上心頭。

    “暴風雪要來了……”肖瑤將自己的顧慮和盤托出。拉齊尼笑著寬慰:“別擔心,有我呢!”

    “只要大叔在,心里就踏實?!睉鹩蜒壑械睦R尼屬于帕米爾高原,他熟悉這里的一切,他是“帕米爾雄鷹”。

    巡邏隊出發,看到隊伍中拉齊尼走路一瘸一拐的樣子,肖瑤一問才知:大叔的風濕病犯了,腿疼得厲害。

    為了參加這趟任務,拉齊尼在腿上纏了2層塑料薄膜保溫……要不是那天巡邏歸來,這個“秘密”被上等兵王真偶然發現,肖瑤還一直被蒙在鼓里。

    戰友眼中的拉齊尼是個話不多的人。

    可大家也知道大叔是個“嘴上不說心里有”的人。連隊每一個點位的情況、每個戰友的脾氣性格,拉齊尼都熟稔于心。他是大家的“定心丸”,有他在前方,再難走的路也不再難走。

    走在巡邏路上,中士李亮的心情就像頭頂陰沉的云。身旁這頭牦牛,過去一直跟著拉齊尼。以往每次中途休息時,李亮會幫拉齊尼卸下牦牛身上的物資,兩人會坐在一起聊聊天。

    幾年前,就在這條巡邏路上,李亮和戰友翻過雪山來到冰河邊。

    正值盛夏午后,官兵騎牦牛渡河,水流突然變得湍急。水下布滿亂石、濕滑無比,李亮騎的那頭牦牛突然右前蹄一滑、一個趔趄,眼瞅著就要連人帶牛跌入河水里……

    拉齊尼剛要上岸,回頭發現李亮遇險,馬上跳下牛背,半個身子扎進冰冷河水。水流太急,拉齊尼使不上勁,他用肩膀頂著牛背,雙手一起用力,終于連牛帶人一起推上岸。

    那年隆冬,19歲的上等兵王偉楠從牦牛背上摔了下來,掉進雪洞。王偉楠掉落的地方,松動的積雪不斷塌陷,他也跟著往下滑……

    戰友一下子慌了神。拉齊尼急中生智,脫下身上的大衣甩給王偉楠,自己隨之臥倒在洞口,雙手緊緊拽著大衣。

    “抓住我的腳,用力拉!”拉齊尼大喊一聲。最終,在戰友們齊心下,王偉楠被拖了出來。

    回營路上,拉齊尼把大衣披在渾身濕透的王偉楠身上。等天黑到了連隊,拉齊尼發起了高燒……那天,守在拉齊尼床邊,王偉楠哭了。

    戰友眼中的拉齊尼就像一盞燈?!耙槐K一直亮著的燈,你不會去注意。但如果它熄滅了,你就會注意到?!崩R尼突然地走了,王偉楠不舍,在他心里,屬于大叔的“那盞燈”永遠不會熄滅。

    雪落帕米爾,塔吉克族牧民尼亞丁一家的燈還亮著。這一晚,在心中給拉齊尼留一盞燈的,還有熟悉他的牧民們。

    那年冬天,暴風雪說來就來,提孜拉甫鄉積雪有半米多深。在山口外的冬季牧場,雪更深一些。尼亞丁和兒子阿楠趕著他家上百只羊回撤時,遇上風吹雪天氣,被困在海拔3200多米的山口。

    阿楠在風雪中掙扎3個多小時趕回鄉里求援。拉齊尼聞訊,立即招呼三名村干部,攜帶急救用品騎馬趕往事發地點。歷經2個多小時跋涉,他們終于找到了尼亞丁一家。

    在暴風雪中被困,60多歲的尼亞丁已經凍得嘴唇發紫。拉齊尼立即脫下大衣裹在尼亞丁身上,把他扶上馬,就這樣一手牽馬一手扶著尼亞丁,亦步亦趨地走回村子。

    拉齊尼不辭而別,尼亞丁一家很難過,老人抹著眼淚說:“這輩子沒見過這么好的人……”

    寒風再起,帕米爾高原的縱橫溝壑間,幾個護邊員騎著摩托車消失在天際間,揚起的積雪像霧,在湛藍天空慢慢散去……

    帕米爾高原知道,拉齊尼的守護一直在。

    拉齊尼·巴依卡是那么平凡。照片上的他,戴著一頂普通的塔吉克族群眾都會戴的特色氈帽,紫紅的面龐,一臉憨厚的笑容,唯獨那雙眼睛透著光亮。

    這光亮給人以溫暖。讓人細細揣摩這雙眼眸時,讀到的是一種淳樸、一種真摯、一種堅定。

    三間不大不小的房屋,就是拉齊尼的家。墻上,那張照片是唯一的“裝飾”。拉齊尼年逾七旬的父親巴依卡·凱力迪別克,輕輕撫摸著照片上兒子的面龐,止不住地流淚。

    在這位老護邊員心里,這張拉齊尼作為護邊員代表接受習主席接見的留影,承載了他們一家三代接力護邊的榮耀,是如此珍貴。

    老人數度哽咽:“元旦那天,拉齊尼還給我買來了一雙新棉鞋、一件新棉衣?!比缃?,這樣的溫馨場景只能是一種回憶了。

    拉齊尼11歲的兒子拉迭爾·拉齊尼,一直躲在母親阿米娜·艾力拜少身后。阿米娜的眼睛哭得紅腫,她用手摩挲著兒子柔軟的頭發:“爸爸出門巡邏去了,要過很久才回家……”

    雪落帕米爾,紅其拉甫邊防連官兵的心也如這陰郁的天氣一般。

    官兵們不愿相信,幾天前還在一起巡邏,那個比親人還親、總是給人溫暖的“拉齊尼大叔”,走得那么匆忙,甚至沒來得及和他們道別。

    人生總有離別。那猝不及防的離別最感傷。

    1月4日,是個雪天。在新疆喀什大學進修的拉齊尼,聽到校園湖邊傳來一位母親的哭喊呼救。她年僅6歲的兒子在結冰的湖面玩耍,一不小心掉進了冰窟窿。

    來不及細想,拉齊尼直奔冰窟窿。然而,冰面再次坍塌,他不慎跌入湖中。

    河水刺骨冰涼,拉齊尼漸漸體力不支。還剩最后一絲氣力,他用一只手臂拽住孩子,另一只手臂奮力向上托舉,將生的希望留給了男孩。最終,孩子得救了,拉齊尼的生命卻定格在了41歲。

    41歲,拉齊尼年輕的生命如流星劃過天空。他走了,帶著諸多未實現夢想,帶著諸多遺憾……

    16年,5840天,拉齊尼守護著帕米爾高原?;钪?,他用堅守詮釋著一種信念,將一腔熱血獻給祖國河山。離開,他用沖上去的一瞬間,展現出一種英雄大義,留下了生命的光輝。

    “花兒為什么這樣紅?鮮得使人不忍離去,它是用了青春的血液來澆灌?!被赝R尼的足跡,人們耳邊響起這首塔吉克族民歌。

    有些人平常,有些人絢爛;有些人樸實無華,有些人光彩奪目。但是你總會遇到一些人,由內而外散發著彩虹般的光芒,一旦遇到過便永遠不會忘記。(本報記者 陳小菁 特約記者 張強 特約通訊員 胡錚

    雄鷹并未折翅

    ■陳正山

    無畏救人的拉齊尼·巴依卡,在沖上去的一瞬間,展現出了英雄氣概,留下了生命的光輝。人們為他的義舉感動,聽到其不幸逝世的消息后更是悲痛不已。

    拉齊尼是誰?剛知道他的人,會說他是舍己救人的英雄模范;熟悉他的人,則稱他為“帕米爾雄鷹”。拉齊尼的爺爺和父親都曾擔任過義務護邊員,一干幾十年。他本人還是一名退役軍人、一名共產黨員,生前曾2次受到習主席親切接見。

    16年,他把衛國守邊當成終生事業,帕米爾高原邊防線上的每塊界碑、每條河流、每道山溝都留下了他的足跡。這位被當地牧民稱為在云端上守邊護邊的“帕米爾雄鷹”,深知責任重大、使命光榮,充滿對祖國的無限忠誠和無盡熱愛。有了這樣的精神品格,在面對他人危難時,怎會袖手旁觀,只會一往無前。

    “這輩子要一直做一名不穿軍裝的邊防戰士,永遠守好祖國的邊境線?!鄙?,拉齊尼常說這句話。他把錚錚誓言寫在內心深處,以守邊護邊行動捍衛著祖國邊境的每寸土地。越是如此,“責任”二字越重,其中有守護祖國邊疆之責、有守護鄉親安康之責、有守護內心信念之責。把青春和熱血獻給祖國河山,是偉大而崇高的;用生命換來他人的和平安寧,無疑讓這一崇高行為更加神圣。拉齊尼是全國愛國擁軍模范,也是全國勞動模范,他用精神和行動深刻詮釋了模范的含義。

    拉齊尼是塔吉克族人。聽聞拉齊尼不幸去世的消息后,邊防官兵們說,現在耳邊還?;仨懼麖棾痘▋簽槭裁催@樣紅》的歌聲。

    雄鷹并未折翅。忠誠正直、赤誠愛國的塔吉克族護邊員,永遠值得緬懷。

    編輯:鹿筱悅
    MD传媒所有演员,亚洲 欧美 偷自乱图片,自拍偷在线精品自拍偷无码专区
  • <menu id="y66we"><strong id="y66we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y66we"><strong id="y66we"></strong></menu>
    <menu id="y66we"><strong id="y66we"></strong></menu>
    <menu id="y66we"></menu>